201727.com
所谓「友人」一场
更新时间:2019-03-09

小毕是我转专业后意识的友人,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学生,全年级第一的成绩转了专业,还领着最高等级的奖学金。

“如果你在,断定会站出来帮我的。”

不任何脉络的咱们,到当初都不晓切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自作主张地把起因演绎为:她恋爱了,她有了不需要我们的新生活。

原来,在我离开的这多少天里,她受了些不公平的对待,无奈本人太怂,最后还是受了冤屈。我抚慰她,说没关系,下次吃一堑长一智,她说了句我到当初都历历在目标话:

和二宝之间的感情更像是“男女朋友”,不像朋友。我会担心她冬天骑车去打工手冷,而后一声不吭地给她买一副手套;在没人记得我生日的时候,她会在宿舍用最劣质的铁锅给我煮一碗清汤寡水酱油醋都没放的长命面;在她受到冤屈的时候,我会第一个跳出来撑她、保护她;在我难过的时候,她会语言笨拙地安慰我。

二宝、三宝和我住一个宿舍,从大一开始关系就非常好,如影随行。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吵架,一起哈哈哈,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同居了整整四年。

我大学的时候有三个好友:二宝、小毕跟三宝。

“大宝儿,你终于回来了。”

仍然记得某次我独自旅行回来,刚推开宿舍的门,二宝就眼眶红红地看着我,而后说: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前多少天共事跟我说了一些苦恼的事:为什么那些你认为一定会找你去当伴郎的友人,最后却连婚礼都不邀请你?

他很介意这件事,但说瞎话,对我来说,这不是什么问题。

我以为我们会始终始终彼此爱惜,我以为她的婚礼上,我必定是首席伴娘,但世事总是遗憾的,在快毕业的时候,她突然就远离了我们,开启了她的新生涯。我们不再相约出行,不再一起吃饭,不再开茶话会交流自己喜好的男生最近又有什么新鲜事,甚至到毕业的最后时刻,咱们都没能领有一张合照。